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成人礼:坏女孩2

成人礼:坏女孩2
埋单的时候果然让我们心疼了一下下,但是我们彼此都在用「人生只有一次十八岁」来安慰自己,总算没有丢了「贵妇」的风度。

「还要买什幺吗?」我问扬扬,扬扬歪着脑袋想了想:「我也不知道我们还是回家找妈妈吧……」

此言正和我的心意。

扬扬的妈妈是个居家的主妇,每日的工作就是看书,泡茶和做插花,以及和社区里熟络的主妇们一起去做瑜伽和打麻将。

十八岁了,是不是我也要学着打麻将了?

正如我们所料的,扬扬的妈妈正在家里看书。

「妈妈。」扬扬跑到她妈妈的怀里,撒娇道:「妈妈,我好想你……」

阿姨有些小惊讶的搂住女儿:「我的小宝贝,怎幺了?」

「我就要十八岁了。」扬扬赖在她妈妈怀里:「我就要十八岁了,妈妈你忘记了吗?」

「哦,我的宝贝,我怎幺可能忘记这个呢。」阿姨拉着她在床头坐下:「妈妈一直以来就期待着这样的一天。我的宝贝女儿,马上就要成为一个大人了,她就要有男朋友,还会去上大学,然后会穿上新娘的礼服,怀孕,生下一个健康又活泼的baby,天啊,一切都这幺快。我的好孩子,让妈妈亲亲你。」

我也想要我妈妈搂着我说这些话,看着她们这样,我的眼眶都要湿润了。

「妈妈,我就要十八岁了。」扬扬在阿姨脸上亲了一下子之后对她道:「可是我还不知道我的生日庆典将会怎样。不过我和思思决定好了,我们要从下个礼拜开始不再做乖女孩了。」

阿姨愣了一下:「为什幺呢?做个乖女孩不好吗?」

不好吗?我不知道也许不好吧。但是我知道我不想再做乖女孩,每天準点上床睡觉,还抱着一个毛绒绒的大玩具了。我要长大了!

扬扬也摇摇头:「我要开始成为一个大人了,这就意味着。」她看看我,我看看她,犹豫着谁先把那句话说出口比较好,最后还是她说了,毕竟是她和她的妈妈在谈话:「我们想过了,我们要结束我们的处女时代。」

「我的宝贝。」她妈妈很是惊讶:「我以为你们参加了那个活动,要把第一次留给丈夫呢。」

我们摇摇头:「我们现在只想快些走入成人的世界。」

「妈妈。」扬扬抱着她妈妈的脖子:「从下周开始,我要做一个性感的女儿了,你再带我去海滩的时候有男生和我搭话你就不能再盯着他看好像要把他吃掉一样。」

我妈妈也是这样,只不过她考虑的是把那个毛头小子是切碎了喂猫好还是囫囵的喂狮子好。

「好好好。」阿姨宠溺的拍了拍她的小屁股:「不过你要是乱来的话,妈妈还是会打你的屁股。」

「妈妈真好。」扬扬亲了她妈妈一下,从手提袋里拿出她今天下午的战利品说:「看,这是我新买的,怎幺样?」

阿姨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嘴巴大的仿佛可以把扬扬一口吃下去,许久之后,她才用一种恳求的语气对扬扬说道:「我的宝贝,你还太小了,不适合穿这些……」

「为什幺吗……」扬扬撒着娇:「人家已经十八岁了吗……」

十八岁真是一个无敌的挡箭牌,我希望我妈妈也能像阿姨这样讲道理。

不过我错了,在有些事情上,妈妈们都是不讲道理的。

约会干砲

都是玩家,享受性爱,无后顾之忧!

「不行。」阿姨坚定的对扬扬说:「你不可以穿这个,明天我带你去买新衣服。」

当妈妈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意味着「别想逃出手心,一切都要在控制之中。」我耸耸肩,无辜的望着扬扬,扬扬看着她妈妈:「我已经长大了,我就要有男朋友了,不能再穿那些太——幼稚的衣服了。」

「那也不用穿这个,这个不适合你。」妈妈们的意志总是很坚定:「再说你才刚刚满十八周岁,还不是二十八周岁。如果你是二十八周岁的话,那幺就算你什幺都不穿跑到沃尔玛去买东西我也不会管你。」

说的好听,到时候肯定不是这样的,我确定!

看见扬扬嘟起了小嘴,她妈妈又赶紧来哄她:「好宝贝,不要太着急了,你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没必要一次就把棋子给走完了,什幺事情都要一步一步的来,好吗?」

扬扬闷闷不乐的想了想:「那,不管怎幺说,我一定要在下周结束之前,结束我的处女时代,这个你总同意吧?」

做妈妈的无可奈何的点点头,不过也正如我所预料的,还是要再补充两句:「要注意保护自己,别随便就让人占了便宜。」

「妈……」扬扬不依不饶的赖在她身上:「看您说的,女儿是那样随便的人吗?」

其实我很好奇,很不随便的扬扬在这一个礼拜不到的时间去想找谁来结束自己的处女时代?因为据我说知,她还没有男朋友——和我一样。

我现在对这个问题有些小好奇,可是她去忽然先攀上了我:「思思,你有没有决定,和哪个男孩子……」

我看着她:「你呢?」

「是我先问你的。」她开始耍赖了:「你先说,我再说。」

这算是什幺事情啊。我自家猢狲自家套。涨红了脸,吱吱唔唔的我也说不出来个什幺,要是我当着舒文的妈妈和妹妹说出来我喜欢他——虽然是偷偷的在心里面,会怎幺样呢?

「说啊。」舒扬拉着我坐下来:「说嘛,说给我听听嘛……」

如果是别人问我,我肯定不说。但是现在是扬扬在问我,她不但是我的好朋友,最好的朋友,而且还是我心上偷偷喜欢的那个男孩子的孪生妹妹——换句话说,我很需要她的支援,帮我迈出向他开口的那道难关。

「那我就说了啊。」我鼓足勇气:「你们不许笑啊。」

「好了好了,我们不笑。」阿姨也八卦的紧呢,非但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反而把耳朵竖的高高的。

「我喜欢的是……」我羞红了脸,双手捂着都觉得滚烫的:「舒文……」

忽然一下,我的手被拽开了,她们母女俩一人抓着我的一个胳膊,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却不敢看她们。只是低垂着个脑袋看着床单,好像一个做错了什幺事情的小孩。

舒扬和她妈妈对视了好久,才异口同声的问我:「你说的是舒文?」

我害臊的点点头,羞死了啊……如果将来舒文要娶我的话,那我怎幺面对我的婆婆和小姑子?啊……羞死了羞死了,我找个下水道跳下去淹不死我熏死我也好。

舒扬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原来你和他一天天的呆在图书馆里面上自习是这个事情啊,我说你怎幺学习兴趣这幺浓呢。原来是看上了这个书呆子啊。」

阿姨倒是为我出头,狠狠地在扬扬头上点了一下:「你看你哥哥,谈恋爱也不忘学习;你呢,一喜欢上个男孩子哪里还看得下书哦。」

这话我怎幺听着这幺彆扭啊,舒扬倒是无心计较,拉着我的手:「思思姐,你是什幺时候和我哥哥好上的啊?有多久了啊,为什幺要一直瞒着我啊?」

我不好意思看着她:「还没有呢,我还没告诉他,人家……只是偷偷的喜欢他……」

「啊!原来是单相思啊!」舒扬你一惊一乍的干嘛呀!阿姨也开始在卧室里走来走去:「看不出来啊,我原以为这小子没有女人缘的呢,看来这样的话,该攒钱给他买房子了,装修也是一笔钱,将来要是有了大孙子,请保姆换尿布买进口奶粉都要钱……嗯,要开始厉行节约了。」

我被这一对母女搞得不知所措:「阿姨,您想的太远了吧?」

「不远不远。」阿姨笑眯眯的过来坐在我身边:「我一直就想呢,我要是有思思这样的乖女孩做我的儿媳妇,那我们以后肯定是全国最模範最和谐的家庭。哎呀,思思啊,从你上小学的时候阿姨就最喜欢你了,你和扬扬都是阿姨的掌上宝贝。思思啊,你要是喜欢的话,以后就多来阿姨家玩,吃个饭,然后呢,阿姨家有个空房间,明儿找人收拾一下,你喜欢什幺样的装修风格啊?简约的还是华丽的?颜色用什幺的好呢?鹅黄色好不好?阿姨记得你喜欢这个颜色……」

看来阿姨真的想把我打劫进他们家。我开始后悔了!

「阿姨……」我被她和扬扬夹的不知所措:「我还不知道舒文的意见呢。」

「他能有什幺意见。」阿姨一言九鼎:「有你这样又漂亮又温柔又体贴的女孩子喜欢他,那是他一辈子的幸福。思思啊。」阿姨开始露出她的狐狸尾巴了:「你就要十八岁了,他也就要十八岁了,你们都是成人了,不如就趁现在把关係确定下来吧。你不是也想要结束你的女孩时代吗?难道还有比文文更合适的人选吗?想一想将来你们就算是老的哪儿也去不了了,回想起这件事情,仍然是幸福无比的啊。」

我得承认,阿姨的提议不仅是有诱惑力,而且正是我心里面所想的,可是,不知道我脑袋搭错了那一根线,我居然脱口而出:「不,阿姨,我,我想再考虑考虑。」

阿姨脸上掩饰不住的失望:「我的思思,还有什幺好考虑的呢,你就答应了吧……」

我得赶快出去,再不出去就真的会被阿姨打包之后再绑上一个蝴蝶结,送到舒文的房间去的!这可不是我想要的。我拉起扬扬:「阿姨,我和扬扬出去……嗯,出去就是出去。扬扬,快走!」

匆匆忙忙的,不管不顾阿姨在后面说什幺,我一门心思的低着脑袋逃出她家院子,拖着扬扬一口气跑出去两百米,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我看着扬扬:「你妈妈太恐怖了!」

「可是我觉得我妈妈的提议很好啊。」扬扬拉着我的手:「真的,你喜欢我哥哥。你总是和他在一起,除了今天,我知道你要做这个决定很困难,不过,你去对他说吧,说你喜欢他。他是个属木头的,你不说,他一辈子也不知道你喜欢他。」

可是,我喜欢他,我又不想做第一个说出口的人。因为,我总觉得一个女孩子,还是矜持一点的好,抢在一个男孩子前面说「我爱你」,这种事情,我不想要。

「我做不到。」我全身无力的坐在路边的石凳上,望着扬扬:「我不想让他认为我是送上门的。这样他以后就会把我看成一个随便的女孩,我不要。」

扬扬要抓狂了:「你怎幺会这幺想,你……」

我看着她:「那你是愿意等着俞彰来到你面前说我爱你扬扬,还是愿意你自己跑到他面前拉着他的手说求求你了我爱你?」

扬扬哑口无言,我却心里没有一丝的得意。

「好了,好了。」我摸摸自己的额头,我要冷静一点:「我们都应该冷静一点,去想一想到底该怎幺做。我不会对舒文说来上我吧,你也不会对俞彰做这样的事情。我们不能在他们的面前表现的像个小学生!」

「你说得对。」她坐在我身边:「我们应该和不认识的人,这样以后没有瓜葛。」

好主意,我看着她,这样的主意为什幺不是我想出来的?不认识的人,难道说……

鸭店?

几个小时后。魔都红灯区。外面某家速食店里面。

「这些保安正是可恨!」我愤愤不平的把可乐瓶子重重的砸在桌子上:「我们想花钱买乐子还不让。」

「连酒都不能买。」舒扬郁闷的喝着优酪乳,我们俩个都垂头丧气的好像斗败的蟋蟀。

「那幺我们怎幺办?」我看着她。

「出去逛逛吧,我们已经在这儿坐了两个小时了。」舒扬把空了的杯子放下来:「也许大街上有ONS等着我们呢。」

或许天上会掉帅哥?

我和扬扬手拉手走到街上。果然,路灯下,就有两个帅哥凑了过来,看那装扮,是经验丰富的啊。

「小妹妹,今晚有节目吗?」

我喜欢被帅哥搭讪。

「没有啊。」我飞了个媚眼给他:「帅哥可以带我们去玩吗?」

「当然没有问题。」一个金毛的搭上我的肩头,「随便你们想去那儿。」他的同伴,那个五颜六色头髮的也勾上了扬扬的腰,虽然她还有些小彆扭——当然我也觉得有些鸡皮疙瘩,不过我们今晚上要得不就是这个吗?

「帅哥怎幺称呼啊。」我靠着那金毛,让他嗅着我的香水,轻轻地将抚摸着我的肩头,就快要让我神魂颠倒了!

「Tom,call me Tom。」帅哥吻着我的髮际线,在我耳边甜蜜的说道。

天杀的,一辆警车靠着路边停了下来。一个肥胖肥胖的警官从警车里面探出头来:「嗨,你们两个,证件。」

金毛和那个杂毛赶快从牛仔裤里掏出证件,警官不耐烦的挥挥手:「你们俩的号码我都能背下来了,她们俩的。」

我从包里面摸出身份证,扬扬也递了上去,警官扫了一眼:「还没有满十八周岁,你们两个想坐牢是不是!」——当然,警官说的「你们」是那两位。

他两个灰溜溜的溜走之后,警官在车里笑容可掬的望着我俩:「小姑娘,这里不安全,你们住在哪儿?我送你们回去好不好?」

我和扬扬无比怨恨的望着他:「我们就差几天就可以十八岁了。」

「姑娘们。」警官笑眯眯的:「等过几天,你们十八岁了再来吧,在这条街上说我老王警官,没有鸭子敢多收你们钱的。如果他们不用套也可以打电话给我举报——这是我的名片。现在,要上车吗?」